中国土壤修复产业未来可期,盲目修复是二次污

土壤修复:利益还是公益?

4月17日,央视曝光“江苏常州外国语学校近500学生身体异常,有的罹患淋巴癌、白血病”一事引发外界关注。经检测,该校区地下水、空气均检出污染物。学校附近正在开挖的地块上曾是3家化工厂,专家称校区受到的污染与化工厂地块上污染物吻合。

图片 1

图片 2

此次事件,再次将公众视线转向了污染场地的土壤修复上。在《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中这样显示:“全国土壤环境状况总体不容乐观,部分地区土壤污染较重,耕地土壤环境质量堪忧,工矿业废弃地土壤环境问题突出。”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环保部部长陈吉宁曾介绍,“土十条”有望在今年出台。下一步,环保部门将开展土壤污染状况详查并建立健全法规标准,重点着力于农用地分类与建设用地准入的管理。在此基础上,开展未污染土壤的保护、污染源监管与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

山西某焦化厂污染场地修复项目。受访者提供

■本报记者 胡璇子

图片 3

太原12月5日电 12月5日,世界土壤日。作为“土十条”的落地之年,2017年以来,从环境保护部、国土资源部等中央部委到地方政府,都在加速推进防治土壤污染的相关工作。全国有关土壤修复的工作亦成效显著。5日,业内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土壤修复产业仍在起步阶段,但未来发展可期。

4月17日,央视对常州外国语学校污染事件的报道引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而相关部门的答复,将事件的原因解释为“由土地开发引起,散发异味导致”。

土壤修复市场潜力大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强化土壤污染管控和修复,加强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行动”。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博士后汪军告诉记者,这为今后中国土壤污染管控和修复产业发展指明方向,尤其是随着“土十条”的深入实施与推进,中国土壤修复产业发展迎来重要窗口,土壤修复市场将由缓慢释放走向快速拉升。

截至记者发稿时,由环保部和江苏省委托的调查组已陆续抵达常州。而此次污染事件的发生,再次将公众的视线引向了污染场地的土壤修复。

自去年起,政府频频出台土壤防治相关的技术导则、行动计划等,对土壤防治问题日益重视。2014年,《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通过环保部审议,计划内容包括开展污染地块土壤治理与修复试点、建设6个土壤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示范区,预计单个示范区用于土壤保护和污染治理的财政投入在10亿至15亿元之间。2015年,中央下达重金属治理专项资金36亿元,支持30个地方重点区域重金属治理和37个重金属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示范工程。9月28日,福建出台《福建省土壤污染防治办法》,填补了地方土壤立法空白。

图片 4博川环境某污染场地修复项目。受访者提供

在过去几年里,中国的土壤修复市场快速增长。今年两会期间,环保部部长陈吉宁透露,土壤修复的“土十条”文稿已经基本成熟,将按程序报批后实施。十几年里,中国土壤修复产业经历了启蒙到探索、再到迅速成长的历程,同时,仍不断有后来者想跻身其中。

尽管目前法律法规、治理机制建设尚处于初级阶段,但立法速度在这两年明显加快,这无疑释放出国家在宏观政策层面上支持土壤修复行业的积极信号。此次预期出台的“土十条”作为土壤管理和综合防治的一个重要规划,将会制定我国土壤污染治理的具体“时间表”,总体上将把土壤污染划分为农业用地和建设用地,分类进行监管治理和保护,争取到2020年土壤恶化情况得到遏制。

作为山西省忻州市一焦化厂污染场地修复项目的施工方,博天环境旗下博川环境修复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梁信告诉记者,“该项目污染深度最深达到20米以上,属于国内高难度修复项目。另外,污染物有挥发性有机污染物,且场地周围居民点较近,修复难度较大。”

4月15日,由中国生态修复网发起设立的中国首个土壤修复众创园区——易修复:众创空间亮相北京,园区的设立旨在为土壤修复行业提供技术创新传话、产品孵化、项目对接、人才培养、互动交流。当天,来自土壤治理领域的专家、学者和企业嘉宾百余人共聚中国生态修复网易修复:众创空间参加“第十期生态修复沙龙——中国土壤修复现状与问题”,就中国土壤修复领域的发展进行了交流与讨论,为中国土壤修复产业究竟该如何发展提出了建议。

“如果回顾这个行业的发展,2000年之前,都是一些外企在做这件事;2000年以后,国内的一些科研单位开始摸索污染场地是怎么一回事。”北京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姜林在中国生态修复网发起设立的中国首个土壤修复众创园区——易修复•众创空间举办的“第十期生态修复沙龙——中国土壤修复现状与问题”上总结道。

梁信介绍,该项目主要采用原位修复技术,同时对受到污染的土壤和地下水进行修复。由于污染深度较大,地层结构较为复杂,因此如何安全有效的将修复药剂输送到污染区域,是原位技术实施的难点和重点,需要设计和施工人员具有较强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的现场经验。

“如果回顾这个行业的发展,2000年之前,都是一些外企在做这件事,2000年以后,国内的一些科研单位开始摸索污染场地是怎么一回事。”在当日举办的沙龙上,北京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姜林总结道。

根据环保部、发改委和国家统计局即将完成的全国第四次环保产业调查结果来看,在我国环境服务业中,涉及土壤治理的生态修复企业仅仅占3.7%,土壤修复市场潜力巨大。有观点认为,随着“土十条”的出台,未来我国土壤修复市场的规模应该会达到10万亿级别,大部分先导市场集中在市区的工业污染场地和耕地上。

这是山西省第一个由政府部门主导的污染场地修复项目,具有一定代表性。梁信表示,“山西的项目仅仅是我们全国几十例土壤修复项目中的一个,我们一直在积极推动土壤修复产业的发展。当前,各方人士都看好中国土壤修复市场,产业未来发展潜力巨大。”

他表示,这些探索“很有意义”,在经历了这样的启蒙阶段之后,2000~2006年,中国的土壤修复开始进入探索阶段,一些研究单位随即开始进行了相关的研究与修复实践。

前景巨大的混乱市场

图片 5全国首例氰化物污染场地修复治理工程。受访者提供

此间,比较有名的土壤污染修复的案例是2004年国内两家环保公司对北京地铁5号线开展污染土壤修复治理。

4月19日,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在“展望十三五”系列报告会上表示,在“土十条”方面,重点是夯实两大基础,突出两大重点,推进三大任务和强化三大措施。陈吉宁指出,两大基础一是要摸清家底,开展土壤污染状况详查,到底有哪些污染的地块;二是建立健全法规标准体系,我们现在还没有土壤污染防治法,要依法治理。陈吉宁强调,两大重点就是对农用地和建设用地分别提出不同的污染管控要求。

根据《山西省土壤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中提出的主要指标,到2020年,全省受污染耕地安全利用率达到90%左右,污染地块安全利用率达到90%以上。到2030年,受污染耕地安全利用率达到95%以上,污染地块安全利用率达到95%以上。

“2006年以后,我们真正开始污染场地的修复。”姜林说,“2012年以后进入快速发展时期。”

土壤的修复涉及多个环节,场地调查数据的客观性、真实性、公正性往往会影响到后面修复方案的制定和判断。在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刘阳生看来,如果前期的数据不可靠,就会造成“该修的没修,不该修的瞎修”的局面。

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徐建坦言,“当前,中国土壤环境管理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底数不清、法规标准体系不够完善、管理水平有待提高等。”

土壤污染类型主要包括农业、矿山、污染场地的土壤污染。根据2014年4月发布的环保部会同国土资源部展开的首次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显示,全国土壤污染总点位超标率为16.1%。但是,专家也强调,目前调查出的全国土壤污染空间分布与工业生产有一定的相关性。

刘阳生还表示,对土壤修复项目进行评价时,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无法判断修复是否达到了预期的风险管控的目标和效果。“后续评估的手段是什么,是否达到了风险管控的目标?”重庆理工大学化学化工学院教授高焕方也指出,目前土壤修复行业缺乏真正的风险管控——后续的长期监管。

目前,各方正在积极推动相关工作,徐建表示,环保部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开展以农用地和重点行业企业用地为重点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工作。2018年底前查明农用地土壤污染的面积、分布及其对农产品质量的影响;2020年底前掌握重点行业企业用地中的污染地块分布及其环境风险情况。

业内有观点认为,随着“土十条”的出台,土壤防治的战役将正式揭幕,土壤污染治理将有巨大的市场需求,预计将形成超十亿元的市场规模,远超水和大气污染防治。

摸着石头过河的不只是专家学者,很多的企业也是无所适从。“无论是我们的业主,或是政府主管部门,他们对土壤修复的了解和认知还很不够。”一位企业代表说道,“比如我们碰到污染非常严重、污染面积非常大的污染场地,业主要求我们在极其短的时间内完成修复工程。”土壤修复市场的混乱,导致土壤修复过程中种种问题和障碍的出现。

关于法规标准体系建设方面,徐建表示,除了环保部此前印发的《污染地块土壤环境管理办法》及《农用地土壤环境管理办法》之外,《土壤污染防治法》亦正在修改完善中。此外,工矿用地土壤环境管理办法,建设用地、农用地土壤环境质量标准等一系列法规和标准正在抓紧修改完善中,有望今年年底前发布。

今年3月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中提到,未来五年中国将开展1000万亩受污染耕地治理修复和4000万亩受污染耕地风险管控。而据媒体此前报道,2014年,中国土壤修复市场上的企业约有500家,在2015年这一数字增长至900家以上。

盲目修复是二次污染

汪军认为,随着相关法律法规与管理体系的不断完善,土壤修复将会越来越趋于理性,市场在爆发之后将趋于平稳,污染治理方式将向绿色可持续的方向发展,行业竞争将会加剧。这就需要从环境调查、风险管控、治理与修复等环节构建和完善整个产业链条。

“很多场地进行土壤修复时,假设有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修复资金,但是场地调查的资金往往只有几十万元,企业之间还在拼命地杀价。”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刘阳生总结了自己近些年在土壤修复市场上的“见闻”。

陈吉宁曾表示,土壤污染治理方案之所以耗时长,是因为我国土壤污染的基础数据较为薄弱,相关工作也比较分散。目前,国内土壤修复的招投标一般将标的分为场地调查风险评估和工程修复两个标的,修复前的风险评估已成为趋势和共识,但是有业内专家表示,不论是质量标准的思路还是风险管控的思路,在对很多问题认识仍不够充分和科学的情况下,仓促制定标准或匆忙上马大量修复项目,仍有盲目之嫌。

当前,国家针对土壤修复的资金支持力度在逐渐增长。11月23日,环境保护部召开11月份例行发布会,环保部规划财务司负责人表示,今年中央财政安排的环保专项资金规模预计将达到497亿元,围绕水、大气、土壤污染防治以及农村环境整治、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修复等。

前不久,某地方政府就场地调查征求了专家意见,专家的结论是成本应不低于40万元,但是,最终竞标成功的是一家报价15万元的企业。“企业纷纷报价二十几万元、十几万元,我不知道他们想干嘛。”刘阳生说。

据北京大学刘阳生教授近两年的实验观察,土壤干净大气不干净,蔬菜中的重金属含量依然超标。“农田土壤里、植物根系是个生命体。土壤修复涵盖土壤学、植物学、植物生理学和植物营养学。”刘阳生教授说,如果土壤修复标准的制定缺少基础研究,盲目开始修复项目,还将造成二次污染。

其中,在土壤污染防治方面,中央财政安排专项资金65亿元,主要用于31个省土壤污染防治,新启动一批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技术应用试点项目,加快推进土壤污染防治先行区建设。“十三五”以来,中央财政累计安排专项资金150亿元。

“雾里看花”的不仅仅是专家学者,一位参加沙龙的一线企业代表也表达了自己的困惑。“无论是我们的业主,或是政府主管部门,他们对土壤修复的了解和认知还很不够。”这位代表说道,“比如我们碰到污染非常严重、污染面积非常大的污染场地,业主要求我们在极其短的时间内完成修复工程。”

“如果着急上修复项目,是否会忙中添乱?”这是刘阳生的困惑,也是很多从事土壤研究工作的研究人员的困惑。

分析人士认为,伴随土壤修复行业政策支持力度不断加大,土壤治理需求有望加速释放,土壤修复市场在“十三五”将迎来发展高峰期。2017年土壤修复市场预计可达200亿元,“十三五”时期市场有望突破1000亿元。

据了解,在环保业发达国家,土壤修复产业所占环保产业的比重达30%~50%,而中国土壤修复市场的这一比重尚不足1%。与国外形成较为成熟的土壤治理修复模式不同,中国土壤修复的市场还存在诸多的“不成熟”。

据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院陈能场研究员说,目前我们对土壤修复的错误认知集中在三个方面:第一,对土壤和土壤污染的混乱认知;第二,对污染源认识不清;第三,对污染过程认识不清。

“土壤修复产业迎来重要的发展机遇,未来发展空间可期。土壤修复模式将更加多元化、行业更加细分、监管要求也会更加严格。”汪军如是说。

土壤修复市场中所暴露的种种问题和面临的重重障碍,归根溯源,仍是整个土壤修复行业“混乱”的集中体现。

“2010年,我国在大气中排放的铬达到2000多吨,在局部地区,每公顷超过25克的量,大气沉降量超过2克/公顷的时候,大气源会成为植物吸收的主要污染源。植物里的重金属铬都来自于大气,虽然铬主要是从根系吸收的。”陈能场说,很多问题不能归结到土壤,要综合认识大气、水、土壤的关系。

陈吉宁曾表示,土壤污染治理方案之所以耗时长,是因为我国土壤污染的基础数据较为薄弱,相关工作也比较分散。目前,国内土壤修复的招投标一般将标的分为场地调查风险评估和工程修复两个标的,修复前的风险评估已成为趋势和共识,但是有业内专家表示,不论是质量标准的思路还是风险管控的思路,在对很多问题认识仍不够充分和科学的情况下,仓促制定标准或匆忙上马大量修复项目,仍有盲目之嫌。

土壤的修复涉及检测、评估、设计、施工、监理、验收等多个环节,场地调查数据的客观性、真实性、公正性往往会影响到后面修复方案的制定和判断。在刘阳生看来,如果前期的数据不可靠,那么就会造成“该修的没修,不该修的瞎修”的局面。

刘阳生还表示,对土壤修复项目进行评价时,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无法判断修复是否达到了预期的风险管控的目标和效果,“后续评估的手段是什么,是否达到了风险管控的目标?”重庆理工大学化学化工学院教授高焕方也指出,目前土壤修复行业缺乏真正的风险管控——后续的长期监管。

从管理来看,土壤修复是个“大篮子”,环保部、农业部、国土资源部等等都对土壤污染修复具有发言权。“现在土壤污染修复存在多头管理的问题。”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唐景春表示。

除了多头指挥之外,土壤污染治理的相关数据和情况仍处在“隐蔽”状态。伊尔姆环境资源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大中华区污染场地管理总监张鲁钧表示,现在国内修复场地之所以“难”,一方面是修复企业确实做得不够好,另一方面,对土壤修复的客观认识也必不可少,因而信息公开和公众教育亦非常重要。

从技术和产品公开的角度,有企业代表也建议“公开”,“我们现在最缺乏的是公开,大家都说自己的技术好,不如拿数据出来,让业主挑选,有针对性地进行合作。”

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锦楼则向记者强调,土壤污染修复,不应该是“生意”,而应该是一项事业和公益。“我认为,土壤修复行业需要展开产业链上下游的广泛合作,”他说,土壤污染修复是个长期的事情,需要学术界、企业界、政府与民众共同面对,协作起来,虽然土壤修复会带来一定的投资额,但不能把土壤修复当成一个产业来做,毕竟土壤污染修复是具有公共属性的事物。“我们应该建立紧密的土壤修复行业组织机制,共赢互利,共同促进整个行业的更好发展。”

《中国科学报》 (2016-04-20 第7版 产经)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科学技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土壤修复产业未来可期,盲目修复是二次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